6月11日,芝加哥發生飛車槍擊案,1人死亡、4人受傷;6月4日晚和5日上午,賓州費城等3個城市發生槍擊事件,9人死亡、20多人受傷;5月24日,得州尤瓦爾迪市羅布小學發生槍擊案,21人死亡……近期,接二連三的美國槍擊案不斷佔領各大媒體頭條。令人擔憂的不只是美國槍擊事件的頻發,更是槍手年齡的不斷降低。有數據顯示,自2018年以來,美國發生的9起最致命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中,有6起是由21歲及以下年齡槍手實施的。與此同時,槍支暴力也成為美國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而美國的現實卻讓政府難以對此採取有效措施。

近期,一段12歲男孩持槍搶劫加油站的視頻在美國社交媒體上瘋傳。據《紐約郵報》報道,事情發生在今年6月1日。監控視頻顯示,這名加州男孩走到櫃檯前掏出,要求加油站員工交出現金,並向天花板開了一槍。當地警方表示,男孩搶劫之後逃跑,在幾個街區外被捕。他表示,自己這樣做“不是為了錢”。

在5月24日羅布小學槍擊案發生後,美國多地中學生因為非法攜帶武器或者威脅要模倣這一惡性案件遭到逮捕。其中,紐約市一名18歲的高中生在課桌上留下威脅性資訊:“我要在學校開槍,就像得州那樣,做好準備。”

這些都是美國槍支氾濫、槍支暴力犯罪年輕化近期出現的例子。《紐約時報》發文稱,美國大規模槍擊案已經出現令人不安的“新模式”:襲擊者很年輕。《華盛頓郵報》也感嘆説,最近發生的槍擊案表明,槍手的年齡在不斷降低,“令人難過的是,他們(槍手)很年輕,而這種現象很典型”。

有數據顯示,自2018年以來,美國發生的9起最致命大規模槍擊事件中,有6起是由21歲或者年齡更小的槍手實施的。相較之下,從1949年到2017年,有記錄的30起最致命大規模槍擊事件中,只有兩起是由不到21歲的槍手發起的。在2000年之前,大規模槍擊事件大多是由25歲上下或者三四十歲的男性發起的。

《紐約時報》舉例説,2021年3月,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一家超市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兇手是一名21歲的男子。2018年5月,得州聖達菲市發生校園槍擊案,一名17歲的學生殺害8名學生和兩名教師。同年2月,一名19歲的年輕人在佛羅裏達州帕克蘭市道格拉斯高中槍殺17人。近期被指控在布法羅和尤瓦爾迪發動襲擊的兩名年輕人走上類似的犯罪道路:在滿18歲後就購買半自動步槍,發佈意在展示他們的力量的圖片,然後把這些武器對準無辜的人。

在美國槍手不斷“年輕化”的同時,槍支暴力也成為美國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報道,數十年來,車禍一直是1至19歲美國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但近年來,車禍死亡人數和槍擊死亡人數之間的差距開始逐步縮小。2020年,槍支暴力超過車禍,成為美國兒童和青少年的第一大死因。密歇根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美國與槍支相關的死亡人數總體上升了13.5%,在兒童和青少年中,這一數字飆升了驚人的30%。

與其他富裕國家相比,美國兒童死於槍支暴力的可能性更大。舊金山大學和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人員對2015年的數據進行研究後發現,在被研究的29個國家中,美國幾乎佔4歲及以下兒童槍擊死亡人數的97%,佔5歲至14歲兒童槍擊死亡人數的92%。隨著時間的推移,在被研究國家死於槍支的人中,美國所佔的比例越來越大。2003年至2015年間,美國的槍支致死率上升近10%,而其他高收入國家的槍支致死率則有所下降。

美國校園已經成為大規模槍擊案的多發地,這也給學生帶來了難以磨滅的心理陰影。“每次走進教室,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最近的出口。”芝加哥大學學生埃爾南德斯表示,她沒法完全把精力集中在課堂上,而是需要不斷環顧四週,查看是否有可疑的人。“每次有人把手伸進背包,我都會感到恐慌。”埃爾南德斯表示,學生不得不生活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政府也沒有採取有效措施來拯救學生的生命,這令人非常失望。

5月26日,也就是得州羅布小學槍擊案發生兩天后,美國佛州一名兩歲的幼兒用一把裝了子彈的,誤殺了自己的父親。這一荒誕悲劇折射出一個現實:青少年甚至幼兒能夠很容易地獲得槍支,而這是美國槍手年齡不斷降低的一大原因。

美國對槍支的管制過於寬鬆。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根據美國聯邦法律,公民在21歲之前不能購買酒精飲料或香煙,但卻可以購買致命武器。除了少數幾個州之外,人們都可以在年滿18歲之後購買半自動步槍。布法羅槍擊案、尤瓦爾迪槍擊案襲擊者所持槍支,均是合法購買的。

美國民間槍支數量巨大,也是青少年容易獲得這一致命武器的重要原因。全國公共廣播電臺稱,根據2018年的一項研究,美國擁有大約3.93億支槍,這佔全世界民用槍支總數(8.57億支)的近46%,“這是一個驚人的比例,因為美國人口只佔世界人口的4%左右”。美國國家司法研究所對1966年至2019年發生的大規模槍擊事件進行調查,發現超過80%的中小學大規模槍擊案的槍手,從家庭成員那裏偷來武器。

美國擁槍文化根深蒂固,在很大程度上助推了青少年暴力犯罪。在美國,一些孩子幾歲的時候就能接觸槍支,美國全國步槍協會還會組織青少年學習如何使用槍支。該協會網站的資訊顯示,自1903年以來,美國全國步槍協會便面向青少年“推廣射擊運動”,以向青少年“灌輸槍支安全”。青少年槍支培訓項目種類繁多,包括競賽和安全課程等。

一些槍支製造企業為了利益進行瘋狂行銷,在一定程度上助長美國的暴力氛圍。美國商業內幕網站稱,伊利諾伊州的一家槍支製造商甚至為兒童推出一款名為“JR-15”的微型AR-15步槍。該製造商稱這款産品“更小、更安全、更輕”,但“操作起來就像爸爸媽媽的槍”。

槍支製造企業還利用網路遊戲推廣槍支銷售。《華盛頓郵報》近期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國前槍支行業高管巴斯表示,20年前,槍支行業的行銷人員發愁如何獲得新的市場份額,他們希望開闢新的細分市場,遠離老齡化的、沒有增量的舊細分市場。在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爆發後,第一人稱射擊遊戲開始興起。在行銷策劃會上,槍支行業人士對如何在電影或視頻遊戲中加入槍支元素進行討論。文章稱,AR-15步槍在美國興起,反映了一種日漸高漲的熱情,至少有一些人,希望將公開的軍用風格裝備引入民間。

美國校園霸淩現象層出不窮,社會治安每況愈下,這些因素也促使一些學生擁槍自衛。“電擊槍和胡椒噴霧正變得像鉛筆、橡皮擦一樣普遍。”美國紐約市一名老師對媒體如此説道。紐約市警察局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相較于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前,紐約市學生攜帶到學校的武器數量飆升了80%。查獲的武器包括、刀、電擊槍、胡椒噴霧等。《紐約郵報》更是將之形容為“全美最大學校系統內的一場軍備競賽”。

此外,《紐約時報》分析説,對於青少年來説,15歲到25歲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十字路口”。在這個時期,年輕男性自身不斷發生變化,還要經歷社會壓力帶來的“陣痛”,這可能會讓他們走向暴力犯罪。

社交媒體在青少年槍支暴力犯罪方面也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一些槍手將自己的犯罪視頻發佈在網上,一定程度上對其他潛在襲擊者起到“激勵”作用。此外,在得州羅布小學槍擊案中,槍手作案前曾在視頻平臺Twitch上發佈過自己的襲擊計劃,然而警方對這類社交媒體監管不及時,沒能及早阻止犯罪的發生。

惡性槍擊案在美國“此起彼伏”,身處其中的兒童和青少年,既是受害者,也有一些人變成施害者。6月11日, 數萬名者在全美各地舉行集會,要求國會通過控槍法案,呼籲政府“保護孩子,而不是槍支”。民主黨籍參議員墨菲6月12日稱,一個20人組成的跨黨派參議員小組已就收緊槍支管制法達成一致。不過《環球時報》記者梳理該法案的內容發現,上述協議不過是一些不痛不癢的“改革”,除加強了對買槍者的背景調查和限制外,並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改進內容。

是什麼導致美國控槍如此艱難?14日,有美國專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支援公民持槍,是導致控槍成為美國社會“老大難”問題的根本原因。從制度層面解決控槍問題必須修憲,而修憲通常是很難或者不可能實現的。據“美國之音”日前報道,雖然今年5月25日發佈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半數以上美國人支援立法收緊槍支管控,但在美國政界,幾乎沒有人敢提全面禁槍的事。蒙大拿州射擊運動協會會長馬布特表示,擁槍權是美國人“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

上述專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説,槍支問題在美國不僅是社會問題,還是一個高度政治化的問題,每一次總統選舉或者國會議員選舉,槍支問題都會成為民主黨和共和黨爭議的焦點,前者主張控槍,後者反對,兩黨間相互較量導致政府很難採取實質性的控槍措施。美國國內社會、經濟、政治等問題錯綜複雜,導致美國整個社會層面暴力傾向嚴重,一些人一衝動就想通過槍支解決問題。此外,美國控槍難跟國內警察的暴力執法也有關係。美國警察在執法中開槍所帶來的社會影響,比社會層面基於衝突導致開槍的影響更為嚴重。

BBC分析説,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等利益集團也不斷阻止美國通過立法控槍。該協會不僅投入大量資金用於遊説政客,還擁有500萬會員,勢力之大能影響到政界人士的成或敗。此外,美國通過控槍法最大的障礙莫過於反對控槍的人態度非常堅決,而支援控槍者的態度卻會隨著槍擊案的發生和消退而高低起伏。美國全國步槍協會也利用了這一特點,導致控槍法案不斷被延期討論,甚至被擱置。

在得州槍擊案發生後,美國總統拜登疾呼:“是時候採取行動了。”不過早在2017年,BBC就表示,美國每次槍聲響起,加強槍支管制的呼聲就隨之高漲,但一段時間之後,這些聲音就歸於沉寂,美國政府也不會採取任何實質性措施減少槍支暴力,“這些似乎已經成為美國政治定期上演的戲碼。”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